用紫砂塑造,生命的活力——苏州古玩城入驻大师吴小楣
发布时间:2013/1/24 点击次数: 2739

 

        2013年,吴小楣苏州古玩城布置出自己的作品。紫砂壶能在这个城市的各个角落与你邂逅,但宜兴人吴小楣的紫砂却独此一家。
  他用紫砂泥塑造着个性,也织造出一个令人感怀的梦想。
  “2000年夏季奥运会,澳大利亚悉尼。
  北京时间1993924日凌晨227分,亿万中国人将目光投注到电视屏幕,国际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在蒙特卡洛宣布的结果让无数人度过了不眠之夜。那个时代在许多中国人心中,这是一次巨大的挫败,落寞失望的面孔不只在电视镜头里闪过,也成为现实生活中人们苦闷的谈资。
  那个白天,街头巷尾充斥着失望和泄气的声音,许多人骂爹骂娘发泄不满。
  紫砂陶艺人吴小楣听了不顺耳:骂娘算什么本事,你为中国体育干了什么?
  对方反驳:那你为中国体育做了什么?
  吴小楣无语。
  我可以做什么?一个陶艺人可以做什么?
  那种挫败感仿佛紧紧扼住了他咽喉,他必须出这口气。当天吴小楣便想到了自己可以干什么。想法就在一天形成。他要用陶艺告诉世界,中国人不是东亚病夫,中国体育不仅在蒸蒸日上,而且还有着辉煌的历史。
  大凡太平盛世,体育便兴旺;大凡国力衰弱,体育则萎靡。吴小楣的想法是,用陶艺表现中国体育历史上最为兴盛的几个时期,总名《盛世风流》,其中包含了后来的汉百戏”“唐马球等系列。
  梦想突如其来却又如此倔强,彻底颠覆了他的生活。
  吴小楣宜兴人,江苏省工艺美术大师,研究员级高级工艺美术师。
  他曾任宜兴均陶研究所所长,宜兴陶瓷博物馆馆长,年轻时跟师傅学过捏塑,后来痴迷紫砂制作茶壶,40岁还去中央工艺美院(现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陶瓷系学了几年。
  奥运举办权旁落悉尼的时刻,吴小楣在自己刚开办一年的陶艺工作室制作紫砂,他好的作品当时曾卖到8万元一把。生活殷实。
  那正是紫砂壶的好时候,台湾上海等地的收藏家正在全力投资,卖力炒作,紫砂壶价格高企。
  当体育陶艺的念头涌上心头,也是吴小楣与心爱的紫砂壶告别并决绝不归之时。
  吴小楣的作品从汉百戏开始。他翻阅文字资料,在博物馆寻访文物印迹,将汉武帝时代各种体育运动用紫砂泥表现了出来。
  他刻划运动中的人物,吸收了汉佣的夸张造型,大气生动,充满活力。在1994年的全国陶瓷美术评比中,汉百戏居然得到了金奖。
  更多的作品,更多的创意。他变本加厉地痴迷地投入进去……
  他仿佛忽略了周围的变化,以及自身的处境。
  在吴小楣改做体育陶艺的时候,宜兴的紫砂壶好像金子做的,几万元一把,十几万元一把,几十万元一把……到上海卖壶的同行,归来用麻袋装钱。从前的学生,买了别墅又买了汽车。
  此时的吴小楣,还想着开发作品,准备作品,他为着筹办展览甚至不舍得随便处理作品。生活来源戛然而止。
  吴小楣缺钱用,他的办法是把房子卖了,当时房子廉价,只换来十几万块钱。
  吴小楣来到以前的单位———均陶研究所,商量着找个住处。那栋楼是他这辈子不会忘记的,满满当当已经没了空房,一楼有女厕所,二楼三楼是男厕所,唯独能空出来的一间便是男厕所,于是将它填掉,这十多个平方米成了吴小楣栖身之所。
  那间飘臭的屋子,是他的家也是他工作室。
  有一天,楼上厕所堵塞,工人们通管道时不慎捅破,下水道的脏东西哗啦啦倾倒在吴小楣床上……
  紫砂壶从业者包括他的学生在名利双收之时,在点着钞票之时,在与收藏者谈笑风生之时,年到半百的吴小楣正独自一人将床上被脏污了的被子、棉絮、军大衣扔走。
  痴鬼傻瓜怪物”……一顶顶世俗的帽子,扣在他头上,勒紧他的心。
  侮辱?悔恨?无助?孤独?吴小楣将人生的苦滋味尝尽。他是不会回头了。他觉得要是回头了,就真该被嘲笑得无地自容了。
  十几年摸索的艰难苦涩,渐渐得到了回报。
  最初的云开雾散,始于2001713日。这一次,中国更强大,中国人更理性了,也更自豪地喊出中国赢了2008年奥运会的举办地,是中国北京。当晚,吴小楣接到了13个国际长途———知道他创作体育雕塑的国外友人纷纷向他道贺。更有人看准时机,开始收藏他的作品。
  南京博物院院长徐湖平在看到他作品后,主动提出为他办展,无需费用。于是在十运会开幕的那天,吴小楣的作品亮相南博,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亲临参观,赞赏有加。中方购买其中一件作品,赠给罗格。
  吴小楣看到“2008国际奥林匹克美术大赛征集参赛作品的广告,便选了一对作品参赛,结果从5000多件作品中脱颖而出,为中国夺得一枚铜牌。
  吴小楣声名渐起,他在黑洞中看到了曙光的射入。
  在更多的与外界交流中,吴小楣———这个书生气质、并不喜欢看体育节目的陶艺人———得知,体育在发达国家被视作人生的四分之一,体育产业也是永不过时的朝阳产业。
  吴小楣个性十足且充满活力的体育陶艺作品越来越值钱。他曾想过要重操旧业,回头做些茶壶,那也是他喜欢的艺术,然而不断有外国友人要收藏他的体育陶艺作品,既有收藏家,也有体育明星。他们称他是中国唯一的奥林匹克艺术家。这顶唯一的帽子,戴上去了,他发现很难摘下来,因为这是一份责任。
  吴小苏州古玩城陈列了他的汉百戏唐马球罗汉拳等作品。
  汉百戏是他艺术的发轫之作,表现汉代男子的体育运动。这些体育运动,部分在画像石上有形象参考,但更多的只见诸文字而不见图形,将文字变成雕塑是一个复杂过程。比如其中的围棋,起初设计方案是屁股着地的方式,但吴小楣后来发现汉代的人习惯跪着坐,叫跽坐,又将形象改为跽坐。后来又考虑到,如果什么运动都用跽坐又显得单调了,在后来的作品中又尝试用席地而坐的方式。吴小楣说雕塑艺术不是科 普挂图,一定要灵活运用。 因为艺术高于生活。
  围棋、射箭、蹴鞠,我们当然不会陌生; 但汉百戏的更多运动如今已经看不到了,或者说改换了运动方式。光听这些作品的名字,就让人对那 个 时代充满好奇———击壤、捶丸、竞渡、投壶、角抵、勾强、扛鼎、蹶张……再比如翘关,你知道是怎样一个运动?便是举城门之栓,古代一种练力运动。
  吴小楣认为汉代说唱俑最能展现汉代民间人物大气粗犷的形象,他汉百戏的形象也从中借鉴良多,人物形体夸张,体格粗壮,神态生动,展示了运动过程中生命的活力和那个时代的精气神。
  汉代展现的是男子运动,而盛世大唐的马球则由肥肥的女子来呈现。这些女子形象契合于唐三彩以及唐人绘画,她们丰满健康,身手矫健,在运动的马背上翻转腾挪,仿佛可见香汗淋漓,可闻娇喘吁吁。以女子运动来展现这个时代的体育特色,以柔和展示矫健,某种程度上更有艺术性。
  吴小楣用的泥,是细密的紫砂泥与制作陶器的粗泥混合,质感显得粗粝有力。这样,制作材料,艺术风格,与所想要表达的那种无穷活力,有种恰到好处的吻合。
  无论吴小楣作品风格是不是适合你的菜,看到的人都无不感受到作品所蕴藏的力量,仿佛每一个动作每一块肌肉都宣示着古代中国人的旺盛生命。
  也因此,许多人在他的作品面前,不由自主地感动。

(城市商报  蔡春生)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苏州古玩城首届文物博览会暨试营业盛大开幕 返回>>
 

企业邮局 | 后台管理

版权所有:苏州工业园区联合投资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仕徳伟科技 苏ICP备10229556号